您好!欢迎光临

厦门中国国旅禾祥西门市部

,请 登录  |  免费注册
24小时服务热线 0592-5559099
您的位置: 厦门国旅网 > 旅游攻略 > 行咖丨茶峒时光,梦里不知身是客

行咖丨茶峒时光,梦里不知身是客

 因为《边城》,便向往茶峒。不停地搜索相关茶峒的信息,但大多数都是交通不便,环境闭塞,没有山歌,仅有小河,不是人们期盼中的边城模样。一时无语,心中百般纠结。就算文学作品牵拉虚构,茶峒难道真的与原著描述相去甚远,甚至空无一物吗?

  

  由龚滩至彭水,由彭水至秀山,由秀山至洪安,再由洪安坐拉拉渡,我终于走进了梦中的边城茶峒。

  

  看到了架在河中间的那座古桥,坐着拉拉渡登上了翠翠岛,走过了翠翠在船总顺顺家看龙舟的吊脚楼,住进了翠翠家的客栈,吃上了当地的特色角角鱼。

  

  为纪念沈从文先生,也为旅游开发的需要,从2008年起,茶峒古镇更名为边城镇。我暗自猜度,远道而来的游人坐了拉拉渡,他们会在 船上听人说起当年沈先生笔下皮肤黑黑、眸子却清亮的翠翠和拉渡船的爷爷吗?除了特色的农家饭菜,他们知不知道翠翠当年坐在河滩边怀着心事剥的那种豌豆,配 上爷爷口中那种“咬人的大鱼”,就着河水烧开做成一碗汤,想必也是一道难得的美食呢!

  

  梦里的茶峒,是一泓明净的水,也像极了一个迷。

  

  推开窗,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。缓缓流淌的清水江,静泊的小船,远处宁静的山峰,美景如画。

  

  这条并不算宽的清水江就是湘渝黔三地交界之河,洪安古镇的对岸就是湖南省花垣县的茶峒古镇,曾有清代名人章恺曾诗曰“蜀道有近时,春风几处分,吹来黔地雨,卷入楚天云”,描绘了“一脚踏三省”的地利之优。

  

  走出大门,细雨蒙蒙,老街上行人寥寥,一个小女孩打着伞从我身边经过,缓缓消失,仿佛融入这雨幕中。

  

  踏着坚实而厚重的石阶,拾级而上,似若慢慢远离喧嚣,返璞归真。

  

  洪安所在的地方,是个“三不管”地带。东边就是茶峒,那座沈从文笔下的边城;西边是洪安镇,南边则是贵州迓驾镇辖区。

  

  解放前,这里不属于湖南、贵州和四川的任何一方。每当群众矛盾激烈时,他们便相约到岛上决斗械斗,能想象那冰冷而又残酷的画面么?然而三方官府都不过问。久而久之,也就无人管理了。后来,区域逐渐扩展,从岛到茶峒,到洪安再到贵州迓驾,成了一座孤立的城,独自伫立。

  

  租了乌篷船漫游清水江,听健谈的土家族船工讲历史和曾经,古朴的气息伴着清水江上的雾水,迎面飘来。

  这里最有味道的拉拉渡,不用桨,不用橹,只有一根钢丝连接两岸码头。莫名的想到了释迦摩尼的一苇渡江,似乎别有禅意。老艄公用一根挖有细槽的两尺圆木作绞杆,卡在渡河钢丝上一点一点滑动,船徐徐前行。方式自古不变,已过多年,而船费和这里的感觉一样,始终未变。

  

  “由四川过湖南去,靠东有一条官路。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“茶峒”的小山城时,有一小溪,溪边有座白色小塔,塔下住 了一户单独的人家。这人家只一个老人,一个女孩子,一只黄狗。”若你细细读过《边城》,你一定会记得故事开始的地方叫茶峒,就是这个茶峒,和洪安一水之 隔。

  想到了翠翠,那个《边城》中的女主人公,怀着对对爱情美好憧憬却又无疾而终的少女,仿若听到一声叹息,从清水江上传来。

  

  再次坐上拉拉渡,登上翠翠岛,满目翠绿,满眼忧伤。

  脚下是咯吱咯吱的木楼板,眼前是木质花雕的小弦窗,江的对岸是翠翠岛,而我,在翠翠的家。

  这里的一切都有着一丝翠翠的影子,这不知道是否是虚构的人物身影弥漫在这里的每个角落,沁入其中。

  夜色下的清水江有种静谧。河畔,观和楼下,米酒小菜,黄狗相伴,还有“一锅三省”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  “三省”是这里最著名的佳肴,清水江的水,湖南的角角鱼,贵州的水豆腐,真正的一口吃三省啊。

  

  躺在翠翠家的阁楼,听着清水江的流水声,因为喜欢沈从文而喜欢茶峒,或者因为喜欢茶峒而喜欢沈从文。不管如何,有时候,不顾一切的只是想去一个地方,为了寻梦,或者为了解开心结。最终,茶峒与我便有了这样的情缘。

  回想到多年前,在那古朴的旧书店,偶遇沈从文先生的《边城》,匆匆阅读,脑海中便难忘怀,黄狗、白塔或是渡船,似乎普通却又特殊。沈先生的淡泊之笔,让普通的地方和故事有了不普通的文,在记忆深处落下淡淡的印记,莫名难忘。人生若只如初见。但似乎,再回首,同样,动人!

来源:搜狐旅游

请拨打0592-5559099
立刻扫描二维码旅游问题全搞定
在线客服